人民网健康・生活

能否用更多行动向“口腔暴利”说不

冯海宁

2021年07月15日08:10 来源:

一颗假牙成本百元,但是种植一颗牙动辄数千元乃至上万元,这里面有什么门道吗?准备冲刺A股IPO的家鸿口腔的招股书透露了其中的秘密。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家鸿口腔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9.74%、47.58%和43.21%。从毛利率来看,口腔行业确实堪称暴利行业。(7月14日《北京青年报》)

“种牙贵”早已不是什么秘密。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某口腔专家称“种口牙相当于买辆宝马”,呼吁加速推进医疗器械的产业化。今年全国两会上,又有全国人大代表称“种口牙相当于在县城买套房”。

上述企业招股书,透露出“种牙贵”的原因,即口腔行业存在暴利。以该企业为例,连续三年的主营业务毛利率都高达40%以上,即便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也是如此。

相关研究报告显示,种植牙费用分配侧重医院端,即消费者支付的钱更多流入了口腔医院,而耗材费用占比不超25%。也就是说,“种牙贵”不仅是因为有的假牙贵,也是因为口腔医院获得了不菲收入。所以,近年来,国内口腔医疗市场引来各路资本追逐,原因是,利润高、投资回报高、回报周期短。

有句广告词叫“牙好胃口就好”,可见牙是多么重要。从医学角度看,缺牙不仅影响胃口、影响咀嚼,还会影响说话和口腔美观。数据显示,从中青年到老年人群均存在缺牙,其中,年龄越大缺牙率越高。

当口腔行业存在暴利,无疑增加了缺牙人群种牙的经济负担。对此,已经有全国人大代表公开建议,将种植牙费用尽可能地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不过,国家医保局在2019年的一份答复函中表明,非疾病治疗类项目如预防性、美容类(包括牙缺失修复、矫正等)的诊疗项目,不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笔者注意到,国家卫健委2019年印发的《健康口腔行动方案(2019―2025年)》提出,“加快种植体、生物3D打印等口腔高端器械材料国产化进程,压缩口腔高值耗材价格空间”。显然,此举有利于缩小国产与进口假牙的差距,可减轻种牙人群经济负担。也是对“假牙暴利”说“不”的一种方式。

除此之外,能否用更多行动向“口腔暴利”说不,值得我们思考。应当采取多种手段压缩口腔医院暴利空间使其适当让利于民。比如,以完善价格监管倒逼所有口腔医院运营成本和技术服务性成本费用明码标价。

再比如,能否借鉴集中采购经验,在口腔行业通过集中采购降低种牙成本?近年来,不少药物和医用耗材通过集中采购价格明显下降,如果向国内外采购假牙也借鉴这种模式,相信这种耗材价格会明显下降。

在医保基金承受力较强的地方,能否把牙缺失修复费用纳入医保支付?如果医保暂不考虑牙缺失修复,能否为低收入者种牙提供补助,也值得考虑。

(责编:崔元苑、杨迪)


相关新闻